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章 > 正文内容

王佳珍:一首小诗匆匆写给孝感

王佳珍5个月前 (07-10)文章2923

我自创了一首小诗送给孝感,仅仅是为了有一种开场的仪式感,原文如下:

《我的2019》

不是因为遇见你才喜欢你,

而是因为需要才喜欢你。

云行很慢,风吹很远;

近地几许,天高几丈?

不过尔尔,

皆不及你我,白头一世情。

看山是你,看水是你,

如今只有一个你,

眼中便再无旁的人了。

山山水水的印苔,

失去了你,

日升日落无意义。

似乎要从开头说起,但我又觉得不大现实。故且就随着我记忆的镜头,去捕捉楼上楼下的“沧海桑田”,只因这个2019我成长了,所以才不忍吐离别。

2017的迷茫篇

高数课:头一次,我听得十分认真,只因为许召老师第一次上课,进来的是一个瘦瘦高高的“白衬衫方格子”,让我眼前一亮。从那一刻起,我就暗暗发誓,我不能苟且,不能……反正有许多豪言壮语。再到听许召老师讲的《易经》,当真是博大精深,我还认认真真地做了笔记,洋洋洒洒地写下了《有想法才是活着》,如今再看,bug太多,但也可能是我唯一的记忆,本来是有手写版的,但太过杂乱,也不知放在何处,所以将就一下。

这份记忆是有趣的,毕竟以前我从没遇到过。但天下事又岂会像说的那么完美无瑕,总要经历一些伤痛才能学会成长,苦涩而难忘。

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事实,那就是我既不是学霸也不是学渣,盘徊在两者之间很痛苦,但说实话,在数学上我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学渣,没有之一。

于是乎,我实在是听不懂,像天书一样,可惜它是有字的,原谅我学了这么久,我就只记得一个微积分的名称。刚开始我以为是“危机愤”,还什么也不懂,不够名字倒是记住了,仅此而已。每天上课的状态,似乎谁都能猜到。昏昏欲睡,梦游,外加“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”。这种无知的高处,恍若行走的尸体,在我这里,死神的大门向我敞开,我无以慰籍,只是懵懵懂懂煎熬完了大一的寂静时光。

似乎没什么用,这个状态自能说要比高三好了许多,毕竟那时候也是浑浑噩噩过的,如今想想,那时候如此缺心缺肺,就像没有雨露滋润的花朵一样濒临凋谢,却也不能化作春泥更护花了。就像失语失声的聋哑人一样,周围的异界与我无关,我只是个异类而已。

如今在看,大一我什么也没留下。就在昨天,我看到了一树奔放热烈的石榴花,我写下了这样的句子致电我碌碌无为的大一。

热闹的是花,我什么也没有。

笑的是他们,我依旧什么都没有。

2018的愤青篇

换专业,那种痛苦至今想起,只有一句话,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。

我在大一的时候加入了学习部,部长刘学长人很好,部员也很好,只是我没有坚持到最后就退出了。唯一幸运的是认识了一位语言文学系的朋友,闫佳瑶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仿佛任何语言在这里都是苍白无力的,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情绪,还有一种惺惺相惜的快乐,也有一种不为人知的喜悦。但我要转专业的想法却愈加明显了,这种力量单在脑中回旋,也没有付诸行动。

直到那一天,我离开了学习部。马上我就发消息给班主任,毫不犹豫地说出我要转专业的想法。老师过了很久才回了一句环境科学这个专业也挺好的呀,为什么要换?

我告诉老师,高等数学,有机化学,无机化学,以及未来还可能又有别的科目成为障碍,我已经浪费了大一一年的时光,我觉得应该做些什么改变着个现状。

老师说,“有机化学,即有计划地学;无机化学,即无计划地学”。你就当我开一个玩笑,学习你有计划吗?

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是直到现在才弄明白,,就比如我要考英语四级,那个时候就只是下了一个百词斩来记单词,收效甚微,我甚至一度想放弃。

从今年五月份开始,我觉得自己英语听力是糟糕得一塌糊涂,于是莫名其妙地下了一个超级英语听力的软件,开始了有计划的学习。我发现,听力的世界是如此辽阔。首先,我从最简单的开始,比如一篇关于自行车售卖的文章,我差不多听了三个晚上,里面单词都认识,这对提升自信很有帮助。其次,我是跟着它读,刚开始它语速太快,我压根就跟不上,后来情况好了很多,我几乎能够跟上它的语速。再后来我就跟着它听写,不过这个难度比天大,于是我只简直了几天,就没有头的果断放弃。最后但不是最不重要的,我跟着英文歌来学,十分有趣。再加上自从学了大学英语四,我便义无反顾地喜欢上了英语,这来源于英语课本上一个特备的故事,很幽默,我称之为“黑色幽默”。

有人说,没有成功的人没有话语权。但我认为,任何人都有话语权,成功只是时间问题,方法与过程才是独一无二的。

姜太公年过八旬,一事无成,但他学会了垂钓,不是钓到了周文王的礼贤下士吗?

孙悟空压五行山五百年,寂寞难奈,但他学会了眺望远方,不是等来了唐僧的救赎吗?

余秋雨毅然辞去上海的一切职务,无法亲政,但他学会了寻访遗迹,不是也拥有世界赞歌吗?

 这一次,我也不会负重前行,但我会忍辱负重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

2019的活跃篇

从五月份开始,风吹过了雨季,留下了一丝丝凉风习习。

这种感觉很特别,同大操场留下我奔跑的轨迹,从同大宿舍到操场南与北,再从小卖部到一街之隔的科技楼与生科楼,巫山行云与我无关,沧海为谁一与我无关,有关的不过一个旧友,一杯清茶,一本好书,一个故事。

这种问题很奇妙,马德课下,雨课堂中,私信问师,荆州的崛起是东部崛起的关键,这句话有什么根据吗?老师未答,但我的内心是期盼着,因为这是我第一次问问题。东风吹起,要做就做大鸟,“三年不蜚则已,一鸣惊人”。

这种书学青丝留待白发的感情也是永恒的,义无反顾地喜欢邢昭林,为他学情诗写情诗,“近地几许,天高几丈?皆不及你我白头一世情。山山水水的印台,失去了你,日升日落无意义。”从没想过,从未追星的我,平生不会说情话的我,原来也可以如此失控,只记得篆刻在我心头的是你的名字,邢昭林。

那种直追五四的精神也是勇气可嘉,平生从事喜欢逗逗苍苍,不敢直抒胸臆,但今天,我要说,秋雨有余,从文而省,胡涂适之,即是我对先贤的敬重,又是我永恒的追求,至一点,永不敢忘。

最后,有一种思之不现,简直如痴的情绪,而这一切,都是发生在孝感这座城市的故事,当然,热爱的远不止这些,还有这里的一花一木,一饭一水,一种心境,两处闲愁,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却上心头。

马上又要放暑假了,那春晖湖的的杨柳时不时地在空中摆弄她的秀发,活泼而张扬,流动而疯狂,煞是可爱。

最后我以徐志摩的《再别康桥》作结:

轻轻地,

 我走了,

  正如我轻轻地来,

 我挥一挥手,

     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而我的《再别春晖》是这样的:

静静,影在手中;

痴痴,光在脸上;

而你,在我心中。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欣文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xinenw.cn/post/15.html

分享给朋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