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故事 > 正文内容

月薪3万,才配做国产剧里的穷人

365读书5个月前 (07-10)故事3075

00:00

(文|社长 来源|谈心社)


众所周知,普通人“不配”代入国产剧。


育儿、内卷、职场、中年危机......这几年火的国产都市剧,几乎可以凑成一本网络热词大全,精准踩中当代人的生活痛点。


看似还原现实,细品总觉得不对味。


荧幕上的高管夫妻,动辄翘班给孩子开家长会;


月薪5k的职场新人住北上广的精装loft公寓,几乎不怎么操心房租水电。


观众看一眼工资余额,听着合租舍友加班回家洗澡的嘈杂声,想想明天要挤的早高峰地铁,只能默默翻个白眼——


“是我不配,不配过国产剧里的‘普通’生活。”


01


这年头,你以为国产剧炫富,还仅限于总裁高管们手拿精英剧本,谈笑间便签下几百万的大生意吗?

实际上,光有钱,早已落入“国产剧富人”的鄙视链底层。


讲究吃没什么稀奇的,要能一打眼就看出产地新鲜度,才算有品味的真精英;


一言不合还要自己动手,几万块买条鱼放进料理店,“装格调装得惊天地泣鬼神”。


哪怕是早已财富自由的上海小老板,和上流人士之间,都还隔着几个稀有皮爱马仕。


许是主创团队也知道,精英们的生活太遥远,于是另辟蹊径:这两年火起来的剧,更爱拍大城市中产家庭的鸡毛蒜皮。


美名其曰,“普通家庭的日常生活”。


比如上半年热播的《小舍得》,打着现实题材的幌子,依旧玩着不接地气那一套。 蒋欣饰演的商场经理田雨岚,嫁了个富二代老公,公婆劝她生二胎,“奖金”是惊人的三百万。


夫妻俩最大的生活困局,除了鸡娃焦虑,就是如何应对父母每月砸钱的“过度好意”。 


 给我吧,我愿意被伤害自尊心 姊妹篇《小欢喜》也是如此,剧里着墨最多的三户人家,一家在北京坐拥五套房产,一家有官员背景;


其中家境最普通的一户,一个月的家庭支出是“小四万”。


对“普通人”的塑造尚且如此,穷人在国产剧里更是几乎隐形。

家庭题材被事业有成的中年人占领,那职场剧里的北漂沪漂小年轻,总该有个“穷样”了吧?


并不。


社长先给大家出道题:


以下四张图里,谁是生活窘迫的职场新人?

Screenshot_20210710_062802.jpg

答案是:前三个。


这几位在剧中的设定,分别是工资只有两千块的小客服、没钱没势的小北漂、以及打着第27份零工的底层姑娘。


穷女孩们住着窗明几净的三层小别墅,下班了回到ins风精装的房间,还能钻进观景大浴缸里泡个澡。


真正为钱发愁的普通人,如果妄图在国产剧里找共鸣,只能收获一记的响亮耳光。


02


细究起来,国产剧里并非完全没有穷人。 这种“穷”,主要靠对比。


前段时间刚官宣了第三部的《欢乐颂》,单是五个女孩泾渭分明的出身设定,就透着一股残酷生活物语的味道。 

Screenshot_20210710_062015.jpg

其中一段情节,是被看做“捞女”的樊胜美应酬完回家,醉到在路边崩溃大哭。


 曲筱绡看见她的第一反应,是远远地、试探性地、伸出一根手指戳人。


“喂,是人是鬼啊?” 动作、眼神、台词,都透着蔑视。


生活优渥的安迪和曲筱绡,私下里点评其他几个女生时,落下一句结论,“常与同好争高下,不共傻瓜论短长。”

经济实力相当的两人,自然彼此视为“同好”;


对待合租屋里的三个普通女孩,则是居高临下的“不共傻瓜论短长”。


五美聚集的“22楼”看似其乐融融,实际却像极了一个壁垒森严的金字塔,处处暗示着有钱人和穷人之间“圈子不同,不能硬融”。


前面提到的《小舍得》中,同样有类似的对照。

给田雨岚做保姆的米桃妈妈一家,被观众们评价为国产剧里难得一见的“真穷人”。


 妈妈做保姆,爸爸开小卖部,空间逼仄的屋子连铺面都称不上,只能开个小窗做生意。


背后,女儿窝在高度不合适的书桌前写作业,还得时不时帮忙招呼客人。


 然而,观众刚夸完“真实”,剧情就开始急转直下。


米桃的父母总是把“家里穷,你要争气”一类的话挂在嘴边,无形中给孩子增加了不少心理压力。


米桃妈妈做保姆,把米桃也带到雇主家做功课,理由是:让孩子“沾点光”。


当看到同学满屋玩具、零食的时候,米桃的自尊心被刺伤,不想再去蹭吃蹭喝蹭辅导;

爸妈却并不理解这一点,反而冲她发脾气。


贫穷带来的问题被无限放大,温情的家庭氛围也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父母与孩子的互相埋怨。


穷不配幸福,只能一直挣扎在贫穷的泥潭里。

似乎编剧塑造这一家人,就只为了诠释“人穷志短”四个字。


同样,在都市爱情剧《流金岁月》里,“凤凰男”章安仁爱上富家女蒋南孙,原以为会往校园情侣打破现实藩篱的方向发展,最后却成了“门不当户不对”的反面典型。

Screenshot_20210710_063003.jpg

 剧里的章安仁集所有缺点于一身,自大自私又敏感多疑,为了能够留校任教,他不惜举报情敌,更要在蒋南孙面前自我开脱。 


那些“为了配得上你”而做出的荒唐事,背后藏着的,更像是是编剧的潜台词——“你不配。”


家境不好成了性格缺陷的原罪,爱情无从奢望的同时,生活更是一地鸡毛。


“穷人”在国产剧里唯一的作用,好像只剩下了配合富人主角的演出,作为他们口中大道理的注脚。


03


国产剧悬浮、套路的毛病,早已不是第一天存在。


社长时常困惑一件事:拍电视剧的人,是不是真的都没体验过正常日子?


不要说观众厌烦了真实生活的压力与苦闷,过去电视上那些家长里短,我们照样看得兴致盎然。


千禧年电视剧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里,主角张大民的生活,现在看来,真挺惨。


一大家子人,挤在一间小破屋里,日子有多憋屈?

家里最小的弟弟哭着说,长大后宁可去边疆种青稞,也不想在这个满是床腿的小屋里待下去。


穷不说,生活的坎也一个接一个,弟媳出轨、老妈走失、妹妹患病,倒霉事接二连三。但无论在什么时候,张大民都能把日子张罗得红红火火。


他没什么了不起的愿望,就希望儿子能天天喝牛奶,再给老婆烧上俩鸡翅。


演到最后,张大民和老婆孩子坐在房顶上放鸽子,孩子问:“妈,人活着有什么意思?”


“有时候觉得没意思,刚觉得没意思,又觉得特别有意思了。”


“没意思怎么办?”


“没意思,也活着,别找死。”


这是市井人的生活智慧——生活总是一波三折,不幸的弯路走过了,又会有上坡。


在今天,人们喜欢把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看做“贫民故事”,单论剧中人物的家境,的确是“穷”。


但,不耽误它是“幸福生活”。


时间再倒退二十年,《我爱我家》《编辑部的故事》等经典作品,都是这样本本分分,讲着普通人的故事。

IMG_20210710_063149.jpg

 家长里短,嬉笑怒骂,凝结的都是热腾腾的生活气息,是上世纪90年代人们朴素昂扬的精气神。


当观众批评国产剧里没有穷人时,我们想看到的,不是对不幸者居高临下的俯视,和充满猎奇意味的旁观,而是这种细水长流的讲述。


刚在白玉兰颁奖礼上斩获了一批奖项的《三十而已》,虽然引起了不小的争议,但剧中有一个细节,让社长记了很久。


在每集剧情的结尾,都会出现一个葱油饼小摊,和摊主一家人。


一家三口,每集出场不过一分钟,和剧情的主线没有任何关联,却始终在他们的小天地里,自顾自地、幸福地忙碌着。


国产剧里的穷人们,究竟何去何从?


反正,不该只有这一分钟。


-END-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欣文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xinenw.cn/post/18.html

分享给朋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