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章 > 正文内容

我不是同性恋,只不过爱上同是女性的你

安宁5个月前 (07-22)文章3040

躺在草地上仰望着烟火,不记得哪一天哪一个人说过。即使不能善待,但那依旧是恩慈,只是幻觉稀薄,即使再剧烈,仍只是烟花,留下的不过一地冰冷的尘埃。

是啊,就算曾经再怎么美好也只是曾经。大家都不是那一种谁离开谁就活不下去的人,你有你的路要走,我有我的桥要过,我们只是红尘渺小的过客。也许人生就是这样,记住该记的,忘记该忘记的。改变能改变的,接受不能改变的。我想如果我那时候挽留你,是不是结局就会不一样。我不知道结局怎么样,我只知道我们都付不起那个结局的代价。即使贷款,我们也还不起那个利息,何况这个社会根本不允许我们这种人贷款。

夏末未至,邂逅

第一次看到你,真的有传说中的心动。

因为你的狗咬了我小腿。

你说,“我的狗只咬名牌,从中说明你的裤子是名牌,是不是很高兴。”

我说,“你的狗真是有贵族气息。”

你说,“你怎么知道?挺有眼光的,不过你体育真的不行。”

那时候我对你非常心动。如果我两条腿的人类跑赢了你带有贵族血统的狗,那么明天晨报上就会有我的身影。

于是,我在卫生站打了一个月的狂犬疫苗。

后来才知道,是因为你家的小狗小乖刚生完狗仔,而我好死不活的撞到枪口上。

你问我,“你是不是在逃通缉犯,一定是我家小乖闻到了犯罪的气息。”

我告诉你,“你家小乖一定是得产后抑郁症了。”

秋天的童话,原来是喜欢

生活就是俗套的十二点档的狗血情节。

我和你是同校同年级。

然后互相摧残和折磨。

有一次你又来诱惑我跟你旷课私奔。

你说,“爷,你就跟小妞我私奔吧,小妞我一定好吃好喝待你。”

我严肃告诉你,“你是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,还是无聊因子侵害了大脑神经末梢。”

你也很严肃的告诉我,“我看最变态的是你吧。”

然后还是很没原则的跟你逃课。

那一次逃课,你带我来了红灯区。

瞠目结舌的是,世界上有同性恋这种生物。

晚上回家后,即使喝了5大杯凉开水,也睡不着。

脑子里浮现的是你的身影。

那个时候有一种冲动,好想爬到屋顶上去唱国歌。

冬至未至,禁忌之爱

总是不自觉的想起你,很想说喜欢你。

这念头刚冒出来,自己被自己吓了一跳。

后来,总是避开你,我躲你是因为我怕你,我怕你是因为喜欢你。可是又想接近你,忍不住追随着你的背影,忍不住偷偷看你。你知道,我是个很没原则的人。

我给自己定了个计划,想你一次就买一粒安眠药。

我给自己定了个计划,想你一次就买一粒安眠药。

当我买到11粒安眠药的时候,朋友宸告诉我,他喜欢你。希望我帮他。

我答应了。

当我买到23粒安眠药的时候,你和宸在一起了。

忘不了,你微笑告诉你,“你想要这种结果,我就如你所愿。”

冬至,禁止悲伤

看到你们幸福的在一起。

想祝福你们,可是话在喉咙里发了酵。

不过是喜欢一个人,凭什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。

我想要你知道我的心情。

可是老妈在晚饭的时候,聊到了同性恋。

老妈说,“世界上怎么还有这种生物,真是恶心。”

原来我妈偷看了我日记。

那一次,我离家出走。

不是愤怒,是逃避。

世界真的很现实,你笑的时候它跟着你笑,你哭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在哭。

我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狠狠的哭,是啊,我真是个变态。

回到家里时,老妈还在客厅里哭,老爸铁青着脸坐在沙发上。

老爸狠狠打了我一巴掌,“你还知道回来!我怎么养了个你这样的女儿!这么多年书你白读了!礼义廉耻都不知道!”

没有辩解,只是颓废的走进了卧室。

从那一天起,邻居都知道有一个同性恋。

大家用一种异样新奇的眼光看着我。

只有你,钰,你眼中没有歧视。即使我老妈闹到了你家。

眼泪滴滴答答如时间般落下。

我告诉你,“我个变态喜欢你,希望你离我远点。”

你握紧我的手,告诉我,“被你喜欢是一种幸福,我为什么要远离这种幸福?”

春天华尔兹,所谓幸福

我们就这样简单的幸福着,并没有妨碍着别人。

也许是由于太幸福,幸福到来不急失去。

你妈在我面前跪了下来。

来不及感受眼泪的温度。

才明白,我们不应该幸福。

一个人在家中,数着安眠药,一共有326粒。

一不小心碰掉了手边的镜子,看到了镜子里破碎的自己。

原来自己是这么恶心,恶心到吐。

狠狠地在厕所里边哭边吐,吐到舌头都麻木打结。

一粒又一粒的把安眠药含在口中。

当含到第4粒安眠药的时候,舌头才有了知觉。

原来安眠药是苦的。一颗又一颗热泪滚滚的落到地上,摔个粉碎。

只是,疑惑的是,我为什么吃了这么多安眠药,还没有睡着。又一个坑害消费者的无良商家。

夏至未至,留在原地

最后,彼此还是说了再见。

那一天在机场里面,我们玩了一句话一个字的小游戏。我还清楚的记得。

钰:今天,天气很好。

我:今。

钰:学了这么久的萨克斯,终于可以奔京城了。

我:学。

钰:小妞奔前程去了,爷要好好照顾自己。

我:小。

钰:小妞想告诉爷一个秘。

我:小。

钰:我一直以来喜欢的是谁?

我:我。

钰一副阴谋得逞的表情,原来爷一直都知道,所以我们会在一起的!

会在一起吗?

看着她的身影逐渐远去,这样算不算欣赏一种残酷的美。原来一切都是花自飘零水自流。

我知道,我们都知道。

我们不可能飞过沧海。

仰首,烟花正寂寞

就算它燃烧得再怎么剧烈,落下来的还是一地冷冷的尘埃。

也许它寂寞是因为它知道未来的结局。

既然如此,又何必来次毁灭性的燃烧呢?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欣文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xinenw.cn/post/41.html

分享给朋友:

相关文章

那些令人遗憾的时光4个月前 (08-19)
那年鲁迅的示弱4个月前 (07-28)
黑皮豆腐:树洞5个月前 (07-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