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章 > 正文内容

生怕被人笑了去

侯国平4个月前 (07-23)文章1897

那一年在老家正阳读书,赶上了全国向雷锋学习活动,学校开了大会开小会,又是唱歌曲,又是出墙报,班里也是每天开会,内容是怎样向雷锋学习。到了星期四下午劳动课的时候,全班同学都肩扛条帚,拎着水桶,来到了县汽车站候车室,又是扫地洒水,又是帮旅客掂东西,忙得不亦乐乎。后来,学雷锋的同学们越来越多,把候车室挤得水泄不通,旅客们买票上下车都很困难,急得车站的人大喊,学雷锋的同学们,先撤退吧,明天再学。

怎么办呢?后来在老师的建议下,决定学习理发帮助人,雷锋同志不也是经常帮战友们理发吗?于是,同学们用卖废品的钱,买了两把理发推子,并开始在班里男同学中间学习理发。这一下热闹了,班里二十几个男生的发型争奇斗艳,纷采异呈。有的成了梯田,有的成了茶壶盖,有的成了阴阳头,有的成了电灯炮。吴宝强的头被我理成了荒草坡,象羊啃的,吴宝强更厉害,把我的头型理成了光头棒子。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笑成了一团。

放学回家的路上,突然有人喊我小和尚,我顿觉情况不妙。回到家中,母亲看了看说,咋成了个小和尚,谁理的。我说是,学雷锋,班上同学理的。母亲二话不说,就找了一顶帽子,戴在了头上。这顶帽子足足戴了一个月,上体育课也没敢摘下来,生怕有人叫我小和尚。

生怕被人笑了去,有人说这是脸皮薄。是羞耻心强,太敏感。这种情感,油然而生,说不清,道不明。大观园里的林黛玉,自从进了大观园,就怕被人笑了去,路也没敢多走一步,话也不敢多说一句,整日里压抑紧张,得了咳嗽病,整天抱着药罐子。

近读文章,看到一个故事,一个冬天,英国散文作家兰姆在街上摔倒了,滚了一身的雪。兰姆是个上流人物,平日里衣冠楚楚,风光无限地出入在公众场合里。他又是个很要面子的人,突然摔了个仰巴叉,真是又羞又恼,生怕被人看见了。结果抬头一看一个扫烟囱的穷孩子,正盯着他,红红的脸蛋上挂着泪水,那是很开心的笑着,眼泪从他那红红的眼角里流出来,再加上烟熏火燎,脸蛋就象个红苹果。在痛苦的煎熬中,那个扫烟囱的穷孩子看见一个爷巴叉的人,却突然高兴起来,一个街头小景,竟然让他高兴得流出来了眼泪。

兰姆从地上爬起来,顾不上掸去满身的雪,他想,只要一个上流君子的体面,能够忍受得了。我情愿站在那里做他嘲笑的对象,一直站到深夜。然而,这只是一个满怀人文思想,深切怜悯弱势群体的知识分子的一厢情愿。宁愿自己摔一个狗吃屎,也愿意让那个穷孩子开心大笑一阵子。大多数人是原愿意这么想,却不愿这么做的。

我的岳母是个受苦人,解放前一家七口人从老家太康向南逃荒,两个月时间,走了三百里路,七口人饿死了六口,只剩下岳母一个人,逃到正阳县投靠亲戚,才活了一条命。解放后,岳母说,好歹不挨饿了,还是共产党好。岳母十分珍惜粮食,饭后总是用手指把饭碗抿一抿,然后再吸吮到嘴里,那样子让我们看了不爽,说了几回岳母也不听,只好随她老人家去。

有一回岳母去集上买菜,不小心被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撞倒在地,菜篮子里的萝卜、豆芽滚了一地,围了一堆人观看,骑自行车的人要送岳母去医院看看,岳母连连摆手说,不要紧,别耽误你的事,赶紧走吧。骑自行车的人走了,围观的人也散了,岳母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,收拾好一地的萝卜,豆芽,一瘸一拐地回家了。

家里人见状吓了一跳,连忙送岳母去医院,结果腿部骨裂,住了一个月医院才好。家里人问岳母,撞你的那个人住在哪,咱去找他。岳母说,不知道,没有问。大家便埋怨说,你倒好,挨了撞,还叫人走了,连人是哪里的都不问一声,还要自己花钱看病,你说冤不冤。岳母解释说,那么多人围着你看,一个大个子人倒在地上怪丢人的,我怕人看着笑,就叫那人走了,没顾上问。家人都笑岳母是个林黛玉,生怕被人笑了去。

生怕被人笑了去,有时候,你不知道是该点赞呢?还是吐槽呢?唉。
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欣文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xinenw.cn/post/44.html

分享给朋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