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章 > 正文内容

那些年这山望着那山高

侯国平4个月前 (07-25)文章2803

小弟在上海大学毕业后,分到县里一所中学当了教师,家中亲戚对于他的这份职业,不太满意。说,念了好多年书,却去当教师,不值。一个女孩子当个教师还不错,风刮不着,雨淋不着,每月按点拿工资。一个男孩子干这行就有点惹人笑。当个孩子王,一天到晚,絮絮叨叨,重重复复,喝一肚子粉笔灰,在社会上谁也不认识,啥事也办不成,谁会看得起呢?

这话说的多了,小弟就有点心猿意马。也想托人到县政府里去当办事员。但朝里无人难做官,到县政府里当差也不是容易事,忙来忙去也弄不成事,只好安下心来,当他的教书匠了。

这年头,大学生比河里的鱼都多,也不包分配,自己找工作,所以教书匠渐渐成了香饽饽。邻居家有个孩子大学毕业后,就想当教师。考了几回没考上,后来靠扶持政策考上了教师岗位,分配到偏远山区一所小学当了数学老师。他对这份工作很满意,好呆是个铁饭碗,一年两个假期,人家歇你也歇,人家不歇你也歇,工资也不低,一个月四千多。他的父亲退休多年,一个月还不到三千。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调到城里的学校,那样就好找对象啦。

小弟现在教师岗位上顺水顺风,每月工资五千多,在县里也算高收入,他说,人都是这山望着那山高。既然从政无望,你就安心当个教师,把学生教好,保住教师这个饭碗,平平安安过一生,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。当教师虽然没啥权力,办不成啥事,但生活有保障,好多人想当教师还当不上呢?

小弟说的有道理,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人有点想法很正常,对现实不满足也是对的。但要脚踏实地,面对现实。俗话说,量体裁衣,看客下菜。人要有点自知之明,能端多大碗,就吃多大饭,不能挑三拣四,自命不凡,蹉跎人生。

市里有个文友,写散文的,写的一手好文章。在市高中当语文教师。他自以为满腹诗书,才华横溢,当个教师太亏材料了。于是托关系到区政府办公室当了秘书。高中语文教师在领导脑中是个有很高写作能力的人。区领导安排他写一份材料。他信心满满地很快就写完了,送给领导一看,领导皱起眉头不满意,说太学生腔,口号多,不接地气。于是就重写,第二次领导看了摇头说,还是有点飘,用词太多,老百姓对这些词不理解,也不接受,花里胡哨的。第三次重写,他参考了许多资料,还请教了一个老秘书下了不少功夫,但这一次领导上嘴上不说什么,却不让文友重写了。这位文友自己都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。几个月后,他主动要求重回学校,说那里才是适合自己的地方。后来,他重返校园,当了高三班的语文教师,他带的毕业班学生,年年都有考上北大,清华的,他也被评为优秀教师。他对朋友感叹道,当官是好事,但咱不是那块料,尔虞我诈,勾心斗角那一套他不会,溜须拍马,歌唱领导,满嘴假话,他也不行,还是当教师好。

这山望着那山高,首先要有这山可以站着望一望。央视个栏目叫开门大吉,邀请的佳宾,形形色色,就象个社会大观园。近日见到了一位来自沈阳高铁上的年青女乘务员,小尼打趣地叫她为地妹。这位年青的铁路女职工,阳光,开朗,对自己的职业十分满意,一个劲向观众介绍地妹的优越和荣耀。

这位高铁地妹,穿着工装,很是得意。她说,穿着这身工装,走在在街上,常常引来别人的羡慕眼光。别的女孩子一年四季忙着买服装,而她根本不用操这心。单位一年四季都发工装,冬天还没过去,夏天的就发下来了,还发化妆品。再说,工资也不低,小尼也没问工资有多少,看样子比农民工的要多,五险一金不操心,年底还有奖金,这位地妹越说越骄傲,把观众都深深感染了。

热爱自己的工作,就一定能干好,这山望着那山高,在这位地妹身上看不到一点儿自卑,这位地妹一定和身边人做过比较。有些人连个工作也没有,惶惶不可终日,更别说五险一金了。和他们比起来,这位地妹是幸运的,也是满足的。这种幸福的满足让人信服和安宁。

我也不由地祝福这位地妹姑娘,祝福她的快乐和自信。也祝福我们的社会能创造出更多的劳动岗位,让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引以自豪的职业。让那些整天鼓噪打仗的跳梁小丑闭嘴,让我们都能在和平的阳光下劳作,这比这山望着那山高更重要。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欣文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xinenw.cn/post/52.html

分享给朋友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