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故事 > 正文内容

经典乱谈之绮丽美人骨

白话4个月前 (08-13)故事1261

01 、香菱回家、宝蟾怀孕

夏金桂死后不久,薛蟠也逐渐看清了原先的许多事情,觉得对香菱亏欠很多,便将香菱要了回来。他本想让香菱搬到原先金桂的房间去住。香菱也不敢去住,便重新安排了房间。宝蟾却主动要求,住进了原先夏金桂的房间。

香菱自从被大爷要回来,大爷对她尙且可以,好吃好喝伺候着,但却总是不及那宝蟾受宠。香菱回来后,还是以前那般温柔贤惠,对谁都很好,脸上见人便挂着笑容,让人觉得亲切。可是香菱这心里,却是无人能体会,大家都为她开心,她也便开心吧。

香菱的房间是她自己布置的,总是有一股子娟秀的气质。她看着这房间,却总感觉它是空的,空得有些窒息。

香菱现在和宝蟾一起伺候薛蟠,所幸的是,宝蟾在夏金桂死后,便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不在张扬跋扈、恃宠而骄。虽不至于好想与,但也能说上几句场面话。这也让香菱放了不少心。

“姨娘,薛姨娘让您过去,说有事请跟您说”丫鬟小环快步走进了屋。

“哦,知道了”香菱听后,便站起身,向着姨娘处走去。

“给薛姨娘请安”香菱缓步进入房间,施礼道。

“好,哈哈,来坐吧”薛姨娘看上去很开心。屋里还坐着宝蟾,整亲热地靠着薛姨娘坐着。

“告诉你个好消息,香菱。”薛姨娘笑容满面,“宝蟾啊,她怀孕了”。

“真的呀,那可真是值得高兴呢,恭喜宝蟾妹妹了”香菱先是一愣 ,不过很快反应过来,笑着向宝蟾祝贺。

“姐姐开心便好,这有了身孕,行动多有不便,还是要麻烦姐姐多多操持家里。”宝蟾也笑着回了一句。

“香菱,你平时心细手巧,这丫鬟们笨手笨脚的我怕伺候不好宝蟾,这段时间你也多照看着着宝蟾一些,你们姐妹也多亲近亲近。”薛姨娘握着宝蟾的手,对香菱说着。

“本就是应该的,我会多照顾着的,姨娘放心”香菱也点头应下。

香菱看着说笑的薛姨娘和宝蟾,在旁边面带微笑的看着,时不时地还点头应着。看得出来薛姨娘很开心。香菱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,心里也是一团乱麻。

02、宝蟾流产、香菱被罚

宝蟾怀孕也有一月有余了,香菱照顾的很好,她总想着对这家里的人好些,能让相公看到自己,让相公想起自己的好。这日香菱带着自己亲手熬好的鱼汤去看望宝蟾。

每次进宝蟾的房间,总能想起夏金桂的影子,让香菱很是别扭。

“宝蟾,今日身子感觉怎么样?”香菱来到床前问到。

“王大夫让好好养着就行,没有什么大碍”宝蟾笑道。

“我亲自给你熬了鱼汤,王大夫说,喝点鱼汤对你对孩子都好”香菱把鱼汤从食盒中取出。“来,尝尝,看看怎么样”香菱笑着递给宝蟾。

“谢谢,香菱,宝蟾真是好福气啊”宝蟾笑着说道。

“哪里的话,妹妹好生养着,争取给咱们薛家添个大胖小子”香菱笑着说道。

宝蟾端起鱼汤,喝了两口,直说好喝。一会便将鱼汤喝了个干净。

两人又聊了一会。

“行啊,宝蟾妹妹好好养着,姐姐就不打扰你了”香菱提着食盒就走了。

香菱走后,宝蟾看着梳妆台的首饰盒,愣愣的发着呆。那是夏金桂的首饰盒,她从薛姨娘那里要来的,说是主仆一场留个念想。看着看着,宝蟾的眼中竟是留下了泪水。

“姨娘,宝蟾流产了”小环惊慌的跑进来。

“什么?”香菱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。

“不知道什么原因,宝蟾今天下午突然小产了,王大夫还在救治”小环赶紧说道。香菱赶紧奔着宝蟾院子跑去。

“王大夫,怎么样了?”薛姨娘看着从房中出来的王大夫急忙问道,房间里已经站满了人,薛蟠也来了。

“大人是保住了,孩子,哎”王大夫摇摇头。薛姨娘听后,有些晕眩,香菱赶紧从旁扶助。“这小夫人小产的蹊跷,本来是不应该的。也不知是不是吃了什么?”。

“小月、小月”薛姨娘赶紧叫过宝蟾的贴身丫鬟,问道“今日你主子可是吃过什么东西?”

“回姨娘的话,今天夫人的饭食与往常一样,只是…只是…”小月跪伏在地说道。

“只是什么?吞吞吐吐,赶紧说”薛蟠在一旁有些气恼,呵斥道。

“夫人今日还吃了奶奶送来的一碗鱼汤。”小月说道。

众人齐齐看向香菱,香菱一愣,赶紧解释道:“不是的,姨娘,我的鱼汤没有问题,是我和小环一起做的”。薛蟠和薛姨娘对视一眼,也不怎么相信香菱会做出这种事来。

“我.我今中午看见香菱去给宝蟾送鱼汤的时候,偷偷往里面放了什么。”薛姨娘旁边一个丫鬟说道。

“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,你一定是看错了”香菱赶紧跪倒在地,哭诉道。

“你当真看到了?”薛蟠厉声问道。

“我看到了”丫鬟肯定的说道。

“混账”薛蟠一脚将香菱踢翻在地,“还说不是你?这都有人看见了”

“真的不是我,真的”香菱倒在地上,抽泣着说道。

“儿啊,你别着急,事情总能查清楚的”薛姨娘看儿子发怒,赶紧拦下,她还是不怎么相信香菱会这样做。

“哼,来人,把她给我关到屋子里,不准外出,等查清楚了,再收拾她”薛蟠叫来仆人,将香菱带走了。

“相公…相公……”香菱哭喊了几声,便被仆人带走了。

经典乱谈之绮丽美人骨  小说 故事 第1张

03、宝蟾受伤,香菱被冤

过了些许日子,宝蟾恢复的差不多了,从花园散步回来的路上,丫鬟小环从前面走来,对着宝蟾施礼道:“二姨娘,我家姨娘听说您已经康复了,想要单独再见您一面”。

“香菱不是被大爷关起来了吗?还能与我见面?”宝蟾似笑非笑的看着小环问道。

“已经关了些日子了,大爷只是不让外出,并不管其他人去见姨娘”小环低着头回到。

“是吗,前面带路吧”宝蟾看了一会小环,才说道。

来到香菱屋内,“宝蟾?你身体怎么样了?”香菱站起来扶着宝蟾坐下。

“姐姐放心,我身体没事”宝蟾笑着地说道。

“哎,姐姐就想当面给你说一下,姐姐绝对没有害你之心,那天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往食盒里放,二爷肯定是看错了”香菱看着宝蟾,认真地说道。

“宝蟾相信姐姐,不会做如此伤天害理之事的。如果我不信姐姐,今天也便不会来了。还是害姐姐受苦了”没想到,宝蟾竟然会这么说,香菱突然觉得有些委屈,眼眶便有些红了。

“姐姐这是作甚,莫要伤心,大爷会查清楚的”宝蟾安慰着香菱。

“谢谢妹妹,这是姐姐这段时间听过最贴心的话了,只要你能相信,别人也就无所谓了”香菱略带哭腔的说道。

“姐姐这还在做女红呢,手真巧”宝蟾看着桌上的针线剪刀。

“闲来没事做的,我这都忘收起来了”,香菱赶紧把针线收到旁边的柜子里。

宝蟾也拿起剪刀,想放到旁边的桌子上,不知怎得脚下一拌,竟是摔向桌边。

剪刀竟然不知怎么的,刺到了宝蟾的腿上。

“啊”宝蟾惨叫一声。香菱见状吓了一跳,赶紧去拿剪刀。

就在这时,门外本来看护的仆人冲了进来,正好看到香菱拿着剪刀,宝蟾倒在地上的样子。

仆人赶紧过去夺下剪刀。

“快去叫少爷,还有王大夫”其中一个仆人喊道。

宝蟾因为倒地的时候撞了下脑袋,晕了过去。

薛蟠赶到后,先是将香菱推到一边,抱起宝蟾,掐着宝蟾的人中。

宝蟾嘤咛一声,醒转了过来。

“相公?啊…”宝蟾刚想动弹,牵动了伤口,又叫了一声。

“你怎么样?”薛蟠问道。香菱站在旁边也是一脸急切的样子,她需要宝蟾为她解释一下,不然,她就完了。

“头有点晕,刚才发生了什么?”宝蟾看着自己腿上的伤口,还有旁边的剪刀。

“仆人看到香菱拿剪刀刺了你,你还记不记得?”薛蟠说道。

“啊?不会吧,香菱怎么会…”宝蟾突然一阵眩晕。

“好了,你别说话了,这事我自会处理”薛蟠见宝蟾的样子,也便不再问了。

“让王大夫赶紧给夫人包扎一下,让夫人好好休息。”薛蟠对旁边赶来的小月说道。

等仆人都下去后,薛蟠转过身,对香菱说道:

“香菱,我真的没想到,你怎么会变成这样?金桂死了,我也补偿了你,是什么让你变成了这样?”薛蟠痛心地对香菱说道。

“不是的,相公,不是的,刚才是宝蟾不小心摔倒,我去扶她……”香菱赶紧解释到。

“行了,别说了,等宝蟾恢复恢复,让她来跟我解释吧”薛蟠打断了香菱的话,“我薛家娶错了一个夏金桂,没想到,连你……哎”。

“相公…相公,这真的不是我做的,你要相信我啊”香菱听到这里,哭喊了起来。

“相信你?前面有丫鬟看着,这次有仆人看着,你让我如何相信你?明天,我会写好休书,你自去吧”薛蟠甩开香菱的手,便向门外走去。

香菱百口莫辩,看着自己的丈夫,她突然觉得有些陌生。从夏金桂死后,大爷就再也没有碰过她,和她说过的话也不过都是些场面话。她原先深爱的那个男人,本是很爱她的,可是有了夏金桂之后,自己便被他遗忘,本以为夏金桂死了,大爷能重新回到自己身边。结果,竟只得到了一纸休书。

香菱望着相公离去的身影,觉得四周都变得空旷了,没有任何声音、没有任何人、没有任何物品,屋里的一切都化为了虚无。回想着原本的幸福日子,她不再哭泣,香菱嘴角有了一丝弧度,总是有些美好的。

04、堕胎药现,香菱自杀

宝蟾小产受伤后,薛蟠便多安排了几个丫鬟去伺候她。这一日伺候宝蟾的一个丫鬟来找薛蟠。

“大爷,这两日我在收拾姨娘的首饰盒的时候,发现了这个”丫鬟递给薛蟠一个纸包,里面是些红褐色的粉末,剩下的不多了,明显是用过的。

“这是什么?”薛蟠问道。

“奴婢不知,这是奴婢意外发现的。”丫鬟也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,要不是大爷让她多多留意姨娘的异常,她也不会在意这些东西。

“好,你下去吧”薛蟠回道,转身对薛华说:“去请王大夫来”。

良久,王大夫从门外赶来。

“王大夫,您帮忙看看这些是什么东西”薛蟠将桌上的纸包递给王大夫。

王大夫接过纸包,放在鼻尖闻了下,用手捻了一点,仔细看了会。

“大爷, 这应该是堕胎药,比较常见,里面应该有麝香和藏红花,其他的老夫还没看出来,但是主要功效应该是堕胎”王大夫说道。

“哦,那多谢王大夫,薛华带王大夫去歇息吧”薛蟠眼底带着一丝异色,向王大夫致谢,又对薛华说道。

薛蟠又派人叫来了小月,问道:“小月,宝蟾流产那日,你把香菱去了之后的事情仔细说给我听,你如实说便是,不必疑虑”薛蟠看小月有些紧张,最后还安抚了一句。

小月仔细想了,回忆说“那日香菱姨娘去过之后,我在门外候着,姨娘在房里好像是哭了,过了一会就叫我进去,递给我一个碗,让我去刷干净,然后我就去刷碗了,在就没有了”

“你注没注意碗里有什么东西?”薛蟠继续问道。

“好像有些渣滓,其他的就没有了”小月说道。

“好,你在这里等会,不许出去”薛蟠向小月说道。

薛蟠来到宝蟾住处,推门进去。

坐定后,向着宝蟾问道:“宝蟾,你能给我解释下,为什么在你的首饰盒里发现堕胎药吗?”

“啊?相公,怎么会,我不可能有那东西。”宝蟾有些紧张,赶紧回道。

“哦?是吗,你可想清楚了再说”薛蟠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“真的不是我的,我为什么要吃堕胎药啊,那可是我自己的孩子啊”宝蟾有些委屈的说道。

“哦?你还知道那是你的孩子?小月都看到你喝了,还不承认?”薛蟠一拍桌子,怒道。

宝蟾有些愣住了,“我,我没有”宝蟾还是没有承认。

就在这时候,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薛华从外面跑来。

“大爷,香菱姨娘…自尽了”薛华有些慌张的说道。

“什么?”薛蟠一下站了起来。

“刚刚送晚饭的丫鬟发现的”薛华答道,薛蟠赶紧往门外走。背后却突然传来了笑声。

宝蟾竟是在那边哭边笑。薛蟠说了一声:“回头再来找你算账”,随后便往外走去。

宝蟾听见香菱死了的消息后,竟是忘记了所有,在那愣愣的看着夏金桂的首饰盒,“姐姐,你听到了吗?她去陪你了,哈哈”

薛蟠来到香菱处,只见香菱已经被人放下来,放到了床上,脸上盖着白娟。

他一时间,竟有些不敢上前, 心里谈不上悲伤,甚至还有一丝解脱的感觉。

踌躇良久,他说道“好好操办后事吧”竟然没有任何其他的话,就那么转身离开了。

05、当堂对峙,真相大白

香菱的死,只说是旧病缠身,夜里突发顽疾去世了,等到香菱的后事办完。薛蟠把大家都叫到了一起,“说吧,香菱也走了,把事情都说清楚吧”。

几日过去,宝蟾似乎变了一个人,有些失了魂一般。她缓缓开口“相公,你知不知道,金桂姐姐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

“金桂不是自杀吗?”薛蟠问道。

“姐姐怎么可能自杀。”宝蟾道:“姐姐死后第二天,我路过后花园的时候,听到了香菱和她丫鬟小环的话,她们说‘这些东西都扔了去’‘好的,姨娘’‘别被人发现了’,当时我便起了疑心,我便跟着小环去了后山,看到她找了一棵树,把什么东西埋在了树下。”宝蟾深吸了几口气,整理了下情绪。

“等到小环走了,我便去那树下将东西挖了出来。那是一包白色的药粉,我看和金桂姐姐中的毒差不多样子,我便拿回去,用家里的鸡试了一下,鸡一时半刻便死了。和金桂姐姐死得时候一模一样”泪水从宝蟾脸上流下。

“小环,宝蟾说的可是真的?如有虚言你知道后果”薛蟠向小环问道。

“那不是毒药啊,大爷”小环赶紧解释道。

“不是毒药为什么把鸡毒死了,而且那药粉的样子,和金桂姐姐房间找到的残余药粉一模一样”宝蟾追问道。

“那…那是绝育药”小环想了想说道。

“什么?”薛蟠问道,“香菱用绝育药干什么?”

说道香菱,小环便开始抽泣:“夏金桂死之前,姨娘受尽屈辱,那期间少爷和姨娘还有几次房事,姨娘担心自己怀孕,就让王大夫配了药性很大的绝育药,她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也没什么希望了,不能再让一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受罪。王大夫说过,那个药一次只能用很少一点,要隔半月才能用一次,用多了比砒霜的毒还要厉害。”小环接着说道:“后来,没想到夏金桂自杀了,奶奶说少爷又回来了,回到她身边了,便让我将这药给扔了,不要让少爷知道。所以我才去后山埋药”。

“不可能,那就是杀死金桂姐姐的毒药,不可能的”宝蟾不信。

“你们可以问王大夫,王大夫能证明这个事情,他当时也是可怜奶奶,才偷偷给奶奶配的。”小环对薛蟠说道。

“薛华,你去找王大夫核实一下”薛蟠吩咐道。

“怎么会,金桂姐姐不会自杀的,不会的,肯定是你们害死的”宝蟾有些疯狂的说道。

“现在可以说堕胎药的事情了吧,堕胎药是你自己吃的吧?”薛蟠向宝蟾问道,看着她。

“是我自己吃的,我自己吃的堕胎药,然后找丫鬟故意指认她的”宝蟾突然发笑起来,“你们都以为是她,哈哈”。

“那晚上你被刺到也是你自己弄得?”薛蟠继续追问。

“是啊,哈哈,你们都以为是她”宝蟾还是在笑。

不一会薛华回来了,“大爷,问过王大夫了,姨娘确实找他配过绝育药,那药很是猛烈,效果也如小环说的一般。”

“你这都是为何?就凭你的臆断,就要害了香菱?”薛蟠听后,看向宝蟾。

宝蟾听后,嘴里不知道嗫喏着什么,然后,突然开始大笑起来。

“哈哈,就是她,就是她,就是她杀了金桂姐姐。所以我要折磨她,我要让她生不如死,让她失去最爱的人,让她去陪姐姐,哈哈哈”宝蟾有些疯狂了,薛蟠看着宝蟾的样子,叹了口气,吩咐下人将宝蟾带了下去。“把她关到西园吧,别再出来了”薛蟠对着薛华说道。

薛蟠疲惫的挥了挥手,让小环和下人们都退下,看着空荡荡的院子,看着被带走的宝蟾,也许那一晚要休了香菱的时候,她也是这么看着我的吧。薛蟠再如何喜新厌旧,对香菱,也终是有一丝愧疚。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欣文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xinenw.cn/post/97.html

标签: 小说故事
分享给朋友:

相关文章

吃天鹅肉的黄绍竑4个月前 (08-06)
徐恩曾的小组生活会4个月前 (08-21)
戴瓜皮小帽的辜鸿铭4个月前 (08-05)
元结的一枝一叶3个月前 (08-22)